“煤檢站”要撤銷了。11月27日,全省煤焦公路銷售體制改革動員部署電視電話會議召開。這是重磅新聞,不啻一石激起千層浪。從關聯度看,這一決策的重要性、受到的關註度、產生的影響力,甚至不亞於煤炭資源整合煤礦兼併重組。
  一來,雖然“煤檢站”出在山西,但拉煤車來自全國。30多年來,在山西國省幹線行駛過的人們,無不對大小“煤檢站”星羅棋佈、放桿驗票收費嚴陣以待,留下深刻印象。在調控煤炭產能、防止私挖亂採、逃稅等的同時,也給眾多煤焦運輸車輛造成不便。
  二來,不僅“煤檢站”人員要轉崗安置,而且其職能需承接轉移。特別是一個月內拆除1487個各類站點,安置4.4萬餘職工,時間非常緊促。更需引起重視的是,可能會對安全生產、交通運輸、礦業管理、稅收收入等帶來不利影響,出現監管漏洞。
  第三,也是矛盾的焦點,現行體制運行30多年,雖然曾經發揮了重要作用,卻為徇私舞弊、“吃黑放黑”、權力尋租、滋生腐敗留下了土壤和空間。因為這種體制,政企不分、壟斷經營,票據繁多、關卡林立,監管方式落後。
  可見,撤銷“煤檢站”,固然與今年以來,我省煤炭行業的虧損面已經超過70%,煤炭企業不堪重負有關,是全省已經開始的煤炭行業清費立稅的需要,但其自身已經落伍、不能適應需要,存在權力尋租、成為腐敗溫床,才是主要因素。
  一個“煤檢站”20多人,因窩案被端;可整體“換血”後,竟然再發窩案,無一幸免。由此足見,“煤檢站”出事不是哪個人、哪個站的事,而在體制的弊端。這就如同養魚,如果只是一條魚或幾條魚生病,就可能只需考慮給魚治病;而若是一個池塘的魚都發病,則肯定是魚塘或水的問題。
  而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看,舊的生產關係,如果已經不適應發展了的生產力,就必須打破,“煤檢站”之於煤焦公路運輸管理也是。雖然當時設卡有其必要,但畢竟是計劃經濟的產物,已經與今天的市場經濟不相適應。
  所以,撤銷“煤檢站”,根本上是要堅持市場導向,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要通過改革,實現政企分開,理清政府和市場的關係,規範政府和企業的定位;要將屬於政府依法監管的職能收歸到政府,將屬於企業的自主權下放給企業。
  改革總是令人期待。一個煤炭資源整合煤礦兼併重組,不僅功在山西,而且開啟了中國“大礦時代”。這次撤銷“煤檢站”也是,除對企業利好之外,也必將對“凈化政治生態、實現弊革風清、重塑山西形象、促進富民強省”發揮重要作用,產生深遠影響。
  徐補生  (原標題:揮別煤檢站)
創作者介紹

上水

xmmjwmoqj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