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日本河野談話調查報告:對慰安婦的歉意未變  來源:中央電視臺
  中新網6月26日電 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邀請5名專家組成一個“河野談話”檢證小組,希望發現“河野談話”完成過程中的種種問題,以此來否定日本政府和當年日本軍參與慰安婦問題的事實。對於該問題,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發表文章稱,日本總有極端右翼分子在搞迂迴戰略,安倍政權一面聲稱要繼承“河野談話”,另一方面又對其制定過程進行調查,實際意圖還是要摧毀“河野談話”,安倍以為他有小聰明,其實他已經闖了大禍。
  文章摘編如下:
  “河野談話”觸碰到日本右翼忌諱
  日本安倍晉三政權正不擇手段在“修正”其不堪入目的過往歷史。而日本的亞洲鄰邦,特別是韓國和中國,卻緊握他們手中的歷史牌,既不讓日本為所欲為,也不讓日本得寸進尺,東北亞國家關係再度陷入緊張的狀態。
  戰時日本強徵“慰安婦”的問題,不僅是日本民族之恥,全人類之羞,更是韓國和朝鮮人之痛。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後,韓國和朝鮮分別獲得解放而獨立,日韓通過簽署《韓日請求權協定》等條約而建交,東北亞國家關係開始轉趨正常。除了美國的干預,1993年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河野洋平代表日本政府發表談話,首次承認日本皇軍曾強徵“慰安婦”的事實;加上社會黨人首相村山富市又為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和殖民亞洲罪行表示了道歉,韓日關係正常化總算有了基礎。
  問題是,日本總有極端右翼分子,包括政客和傳媒中人,在搞迂迴戰略,外表承認日本的不是,實質上又在不斷尋找各種藉口:如缺乏具體證據、有捏造事實嫌疑、日本有被醜化可能等等,從而否定所有的罪責。無視於無恥又無德,日本不僅以此推卸了發動侵略戰爭的罪責,免除了戰爭賠償的責任,最終更是企圖廢除“和平憲法”,等待時機再度成為一個世界級軍事大國。
  在日本極端右翼心目中,皇軍不僅威武偉大,而且是天皇制的支柱,指責皇軍殘暴無人性等同於指日本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慘無人道。日本一批自稱為“愛國者”的學界和傳媒中人,他們所以“義憤填膺”,堅持要廢除“河野談話”,甚至公開抨擊“河野談話”的執行人為“賣國者”,說明“河野談話”確實有暴露到“慰安婦”問題的核心和真相,觸犯了“大日本帝國”的最大忌諱。
  安倍欲摧毀“河野談話” 小聰明創大禍端
  “河野談話”承認戰時日軍曾直接參与在朝鮮半島、中國和東南亞等地設置慰安所及強徵當地婦女充當慰安婦,並對此表示道歉和反省。“河野談話”為後來的日本歷屆政府所繼承,遂成了日本政府在慰安婦問題上的正式立場。安倍政權一面聲稱要繼承“河野談話”,另一方面又對其制定過程進行調查,不僅立場矛盾,欠缺真誠,實際意圖還是要借所謂“有識之士”的調查之手,達到摧毀、破壞“河野談話”的終極目標。
  安倍政權滿頭腦“要復古”、要成為“正常國家”,因而要廢除“和平憲法”、要建立“能打仗的軍隊”、要重建“日本社會信心”;安倍因此堅持,要參拜靖國神社、要解除日本所有的枷鎖,無關痛癢的“河野談話”遂成了安倍另一類“供品”。安倍以為他有小聰明,其實他已經闖了大禍。
  首先,日本雖有不錯的國際形象,卻因為安倍急不及待,要實現其“復古夢”,讓世界開始重新認識日本。其次,當前日本為政者的首要任務是重整日本經濟,重建社會信心,而不是夢想回到戰前大日本帝國的時代去。第三,“安倍經濟學”已經遠離了重建日本經濟的範疇,到了“亂箭齊發”(英國《金融時報》評語)的階段,與其說是沉著應變,毋寧說是胡亂髮射“一千根試針”,顯示他已經陷入焦慮、冒進,又不顧後果的危險心理狀態。(黃彬華)  (原標題:外媒:安倍摧毀“河野談話” 小聰明闖了大禍端)
創作者介紹

上水

xmmjwmoqjb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